可以看片的樱桃app

   “白老板,有事吗?”我开口了。

   “废话……没事找干嘛!”白老三说。

   “什么事。”我说。

   “也没什么大事,我突然对的车很感兴趣,能不能让我参观参观?”白老三说。

   我的心一跳,说:“给我一个理由!”

   “不需要理由,老子感兴趣就是理由。”白老三霸道地说:“怎么?不行?”

   “想搜查我的车?”我说。

   “可以这么认为。”白老三阴沉着脸说。

   “我要是拒绝呢?”我说。

   “拒绝……哈哈,易克,兔崽子,认为能拒绝得了吗?以为光天化要我就不敢拿怎么样?想和我的人试试身手吗?”白老三阴笑着。

   我装作无可奈何的样子看了看保镖和阿来,不再说话。

   白老三一挥手,阿来直接打开我的车门,钻进车里。

   笑开心女生像个孩子超甜治愈系私房写真

   “打开车后备箱我看看。”白老三带着命令式的语气。

   我装作不情愿的样子打开车后备箱,心里暗暗庆幸,幸亏昨晚皇者提醒的及时,幸亏我昨晚把监控仪转移了。

   车后备箱里自然没有白老三想看到的东西,一会儿,阿来从车里出来,冲着白老三摇摇头。

   白老三带着沉思的目光看着我,一会儿对保镖和阿来说:“们先上车。”

   保镖和阿来回到车上,我看着白老三:“白老板,参观完了,我可以走了吗?”

   “呵呵……可以走了……不过,易克,我想问个事。”白老三说。

   “请讲——”

   “那个……和三水集团那个臭娘们,那个什么副总裁,很熟悉?”白老三说。

   “不,只是业务关系。”

   “哦……”白老三点点头:“那个小娘们不知天高地厚,不懂江湖规矩,做事是个愣头青,不知道我的厉害,那天竟然敢对我那样,我看她是活腻歪了……我看她是不想在星海地盘上做生意了。”

   我没说话,看着白老三。

   “回来后,我想了下,或许,这个小娘们对我的真实情况还不了解,做事不懂规矩,我想啊,抽空要是有机会,不妨转告她,让她好好打听打听我白老三在星海是个什么人物,让她真正明白得罪我的后果……

   “我这是给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也是给她一次悔过自新的机会……我希望,能明白我话里的意思,我希望,她能做个知趣的人,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白老三斟酌地说。

   我说:“白老板,是想让我告诉她是星海臭名昭著的地头蛇,无恶不作的黑社会头子,心狠手辣的地痞流氓,在黑道是老大,在白道有雄厚的背景,是不是?”

   白老三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咬了咬牙根,看着我:“妈的,是又怎么样?”

   我想了下,说:“白老板,这事我恐怕无法做到,这是和三水集团之间的事情,我只是三水集团的一个普通客户,我不能掺和……我也掺和不进去……所以,我想这话最好是自己亲口去说。”

   白老三脸色一变:“怎么?给脸不要脸?”

   我说:“是的,不要。”

   白老三狞笑起来:“兔崽子,是想和我对抗到底死不回头,是不是?”

   我说:“没人想和对抗,是非要逼我……”

   白老三冷笑一声:“易克,我看是死到临头还不知,我看是无可救药了。”

   我笑着:“白老板,这句话是我想送给的。”

   白老三哈哈大笑:“哈哈,好啊,易克,说得好,咱们走着瞧吧,看谁死的快死的惨……到时候,不要后悔。”

   说完,白老三狠狠看了我一眼,接着转身就走,上车离去。

   目送白老三的车离去,我重重呼了口气,看来白老三是不会轻易放弃三水集团的那个工程项目的。这个项目现在已经基本被李顺拿下,如此,围绕这个项目,白老三和李顺之间,白老三和三水集团之间,必定要有一番不知是大还是小的纠葛。

   三水集团或许会被动卷入李顺和白老三两大黑社会集团之间的争斗,三水集团注定要得罪其中一个黑老大,目前看是要得罪星海匪首白老三。

   想到老黎,想到夏季,想到夏雨,我的心里不由不安起来……

   在原地呆了半天,然后,开车去公司,上班。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我在业务部正在和曹腾商讨工作的事情,秋桐正好从门口经过,看到我在里面,接着推门走了进来。

   “易克,我刚才去人事局办事,顺便把的准考证给领回来了,呶,给——”秋桐说着,把准考证递给我,然后就走了。

   我接过准考证看了看考试时间和地点,曹腾也凑过来看了几眼。

   “易总,这还有几天就要开始考了……提前预祝马到成功啊……”曹腾说。

   我看了看曹腾,笑了下:“谢谢曹兄的祝福……我其实就是打酱油的,重在参与而已。”

   “话虽然可以这么说,但是易总心里未必就真的是这么想的吧。”曹腾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呵呵……曹兄想知道我心里的真实想法吗?”我说。

   “不用,易总怎么想的,那是自己的事情……我知道不知道,都不重要。”曹腾笑呵呵地说。

   我笑了笑,将准考证装了起来,然后继续和曹腾探讨工作。

   曹腾心不在焉地听我说话,眼珠子不停地转悠着……

   转眼到了考试的前一天,当天晚上,我将秋桐给我的模拟题又做了一遍。经过这段时间的紧张学习,我自己觉得效果很好,需要掌握的都掌握了,该学的都学了。

   但同时,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心里又莫名感到有些紧张,对明天的考试感到有些未知的茫然和迷惑,心里不知怎么隐隐感到有些不安……

   做完模拟题,我将复习材料收拾好,这时又看到了李顺给我的那个装有他划的学习重点的信封,不由笑了下,我不相信李顺能划什么重点,他给我的东西,虽然他一再叮嘱我要好好看,我只是敷衍地答应着,其实连动都没动这信封。

   看看时间,才晚上8点,睡觉还早,吸了一支烟,然后脑子里慢慢梳理这段时间复习的内容,想着明天该如何面对试题……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短信提示音。

   打开一看,是秋桐发来的短信:“在干嘛?”

   “在琢磨明天的考试。”

   “琢磨地咋样了?有没有信心?”

   “有信心,但没底气。”

   “为何?”

   “没经验,摸不着头绪……不知该注意些什么。”

   “登陆扣扣。”

   “嗯……”

   放下手机,我接着打开电脑,登陆扣扣。

   她在。

   “我来了——”我说。

   “嗯……明天就要考试了,准备地咋样?”秋桐说。

   “我觉得还行吧……反正是第一次考试,也没什么经验,摸着石头过河,尽力而为就是。不过,虽然感觉自己学习效果不错,但是也确实是没底……老觉得有些茫然。”我说。

   “嗯……有这种感觉是可以理解的,我也在想可能会有这种茫然感。”她说:“这几天,我抽空拜访了几位以前曾经参加过体制内考试阅卷的老师,向他们讨教了一些答题中的注意事项和技巧,归纳了一些,今晚特意和说下……或许,对明天参加考试会有帮助……电话上我怕记不住,就在这里和说,可以反复琢磨体会。”

   我一听,来了精神,心里突然有开朗之感,秋桐真是雪中送炭,或许,这正是我现在最需要了解的东西,这正是让我感到茫然的东西。

   “好,说。”

   “明天上午考的那门课,有两个要件会影响到考生的分数,一是答案的内容,应该符合出题人的标准答案;二是答案内容的表现形式,即书写,要有利于阅卷人的采点给分。

   “以往很多考生在备考环节都进行了认真的复习以及真题演练,但很少注意到自己答案书写的格式是否符合阅卷人的要求和习惯,这样往往导致考生的严重丢分,甚至比答案内容错误而引起的丢分更严重。

   “比如很多考生考试结束之后自我感觉答的不错,和参考答案一对照也差不多,但是等到成绩出来却不理想,很有可能就是在答案的书写形式上出了问题,导致扣分或者阅卷人没有采到相应的采分点。”

   “哦……这确实是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我说。

   “很多考生将此归咎于阅卷人的不负责任,这是错误的。因为答题格式的要求很多在注意事项或试题中都已经给了考生要求和暗示,只是被考生忽略了。”她继续说:“首先是分条作答这个问题,分条作答这四个字对经常参加这种体制内考试的人来说可能是老生常谈了,但是还是绝大多数考生并没有理解这四个字的真谛……

   “为什么要分条作答?第一,这是试题中的要求。体制内考试的题目中经常会有‘分条作答’或‘分条撰写,不必写成文章’的要求,对于这样的题没有分条作答是要严重扣分的,即使全部答对也要扣掉一半以上的分数;第二,标准答案都是分条的,因为阅卷人要依靠采点给分,有多少采分点就有多少条;第三,分条作答,标明1、2、3,有利于阅卷人采点给分。如果写成一段话会让阅卷人逐字逐句的看,无法快速把握到采分点。

   “阅卷人阅卷速度非常快,可以说是一目十行,很容易将没有分条标号的句子遗漏。另外,阅卷人每天的工作量非常大,一天八小时阅几千份试卷,很容易产生烦躁情绪,而阅卷人最头痛的就是不分条不分段的卷子,因为要花费太多的时间和眼神,所以不分条很容易让阅卷人反感。

   “每道试题除了采分点之外还有表达分2-4分,这是阅卷人的自由裁量权利,如果让阅卷人反感则极容易丢失表达分,而且阅卷人因为心情,手一松一紧,很可能几分就出去了。所以对于这样的题一定要分条作答。”

   “哦……那……分条作答有什么注意的地方?”我说。

可以看片的樱桃app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