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视频声音释放自己

天色看不清现在是早晨,但是慕少凌的确昏睡了一整个晚上。

她略微沙哑的声音传入耳中,慕少凌铁青了脸。

一整个晚上,他失去了知觉,而罪魁祸首居然是一辆摩托车。

慕少凌想要坐起来,念穆见状,赶紧提醒,“慕总,您现在最好不要坐起来。”

慕少凌微微抬头,一阵晕眩让他重新倒在枕头上,“怎么了?”

“裴医生说,您有点脑震荡,最好就是躺着休息。”念穆见他眉头皱起的模样,即使不说,也知道他是犯晕了。

脑震荡她试过,那个滋味并不好受。

“也是因为车祸?”慕少凌的脸色难看得很,因为车祸而把自己弄成这样的,他觉得丢脸。

而且还是那些飞车党……

他的神智越发的清醒,昨晚的场景便更加还原,他记得那些不知好歹的年轻人开车往自己这边冲过来的情景。

“是的,您那时候后脑勺着地。”念穆说道,注意到他的表情很臭,估摸着他是觉得被这样撞进医院,很是丢脸。

慕少凌深呼吸一下,又问道:“那我的腿呢?”

清纯邻家女孩回眸百媚生外拍

想要起床的时候,他便发现自己的右腿抬起来有些费劲,好像被什么压住一样。

“您的右腿打了石膏,因为摩托车碾过你的小腿,造成了骨裂。”念穆如实说着他的情况。

“该死的!”慕少凌没想到一辆摩托车便把自己给整得在这里动弹不得。

“慕总,您的情绪不要那么激动,都会好的。”念穆赶紧劝住他。

慕少凌神色阴鸷,虽然现在念穆在他身边照顾着,但是他的心情根本好不起来。

被一辆摩托车弄成这样,他现在是诸多不方便。

“念教授说的没错,都会好的,你这么激动,对你控制脑子里的出血没好处。”司曜推开门便听见念穆劝慰慕少凌的话,接话说道。

“我还脑出血?”慕少凌惊愕,他从不觉得自己的身体有这般的脆弱。

被一辆摩托车给击败……

“那个,我还没来得及告诉您。”念穆无奈道。

“休息了一个晚上,感觉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司曜带着护士上前给慕少凌做检查。

看着他拿小电筒照自己眼睛的动作,慕少凌不屑地别开脸,“没有。”

“没有?怎么可能?不头晕吗?”司曜又问道,收起手电筒,他掏起放在床尾的病历本。

“那个,刚才他有一点,不过不是特别严重。”念穆说道。

司曜点了点头,写好检查病历后,对着一旁的护士吩咐道:“送慕总去检查室,安排新一轮脑部ct检查。”

“好的,裴医生。”护士走了出去,给慕少凌做安排。

“还要检查?”慕少凌对这些检查很抗拒,本来他是能够保护念穆的,现在却只能躺在床上让念穆来保护自己,同时,还要让她见识到自己这样脆弱不堪一击的模样。

“当然了,这是为了你的安健康着想。”司曜解释道。

他做完检查,站在病房没有离开的意思。

“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慕少凌不耐地看着司曜。

“当然是等着送你去检查室,作为你的主治医生跟朋友,对你的身体健康负责一些是应该的。”

听着他冠冕堂皇的理由,慕少凌知道,自己说什么,都会被他给反驳,司曜就是想留在这里看热闹。

见慕少凌不说话,司曜又道:“念教授,等会儿你就不用陪着去了,他现在精神看着还不错,可以的话,你去准备些早餐,他喝了酒胃肯定难受的。”

“好。”念穆虽然担心慕少凌的情况,但是有司曜在,又好像没必要担心。

两个护士推着床带慕少凌离开。

离开病房的时候,他一直看着念穆,心里头的想法在流动。如果自己不是出了事情,她也不会一直守在这里。

被摩托车撞了虽然是丢脸,但是能得到念穆无微不至的照顾,好像也值得跟幸福。

CT检查室一早就接到通知,在等着慕少凌。

他刚到门口,就被推了进去,但是却迟迟没有转床。

慕少凌因为头晕,一直躺在床上,眯着眼睛看着司曜,“不是要做检查吗?”

“不需要。”司曜摇了摇头,“你现在的情况根本不需要做ct。”

“你带我来这边做什么?”慕少凌看着周遭的医护人员,没有给他转床的意思。

“演戏啊。”司曜看了同事一眼,说道:“你们先出去,五分钟后进来把慕先生送回楼上去。”

几个医护人员点头离开。

慕少凌问道:“把话说清楚。”

“你没有脑出血,除了轻度的脑震荡还有后脑勺因为磕碰长了个包以外,脑部情况好的很。”司曜老实交代,“这都是宋北玺的主意,你别这么看着我。”

慕少凌即使躺在那里,眼中的气势依旧让他忍不住哆嗦一下。

“你送进医院后,宋北玺就说了为情所困,要把你说得惨一点,让念穆留在你身边,然后你再找机会把她哄回来,所以我思来想去,就只有这么一招能帮到你。”

“烂主意。”慕少凌闭上眼睛。

司曜连忙走到床头边,听着他口是心非的话语,忍不住吐槽,“什么烂主意,你看念教授现在不好好的留在你身边,而且你的腿一个月才能拆石膏,这一个月的时间够你修补关系了吧?再说了,你总不能不回家来让念教授没法离开,现在这样,虽然说狼狈了些,但是挺好的,而且你脑震荡的症状只是暂时的,到时候就没事了,你在哪里都能处理工作,不挺好的?”

听着司曜的话,慕少凌没有说什么。

念穆,是留下来了。

而且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继续这个办法,不然还能怎么办?

念穆离开,他是最不愿意看到的。

司曜见他不说话,眼睛闪过一抹笑容,“你是当事人,身体状况我已经给你交代清楚了,带你下来做检查也是演戏演套,毕竟念教授也不是那么容易忽悠的人,好了,等会儿回到病房,好好享受这难得的待遇。”

榴莲视频声音释放自己
滚动到顶部